收藏本页 | B2B |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
99

雅途印刷

纸品印刷 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

网站公告
雅途印刷电话:0755-29084899,业务QQ:2833243221雅途印刷是一家专业生产制作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复写联单票据,信纸信封,邀请函,贺卡,手提袋,广告纸杯,PVC会员卡,不干胶标签,深圳宝安西乡坪州广告印刷专业生产厂家,为你提供全面的LED灯具相关价格,型号,图片,参数信息!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刘育邦
  • 电话:075529084899
  • 手机:13632861520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产品介绍
云游敦煌 数字时代下的文化传承
发布时间:2021-11-25        浏览次数:        

  2月4日农历小年,“云游敦煌”微信小程序推出“点亮莫高窟”功能,利用移动数字技术和区块链技术,首次在线上重新呈现一千年前莫高窟的点灯夜景,在网络空间复原了莫高窟燃灯民俗,与用户共同打造莫高窟“一川星悬”的盛大场面。

  足不出户,如何卧游世界?那些恢弘或隐秘之地,又如何向我们展露其神秘又广袤的面貌?

  打开“云游敦煌”微信小程序,通过“点亮莫高窟”入口,莫高窟崖体上空“银河”与洞窟光亮相映成辉,让人恍惚进入到千年前莫高窟燃灯盛况。

  2月4日农历小年,腾讯联合敦煌研究院在“云游敦煌”微信小程序推出“点亮莫高窟”功能,利用移动数字技术和区块链技术,首次在线上重新呈现一千年前莫高窟的点灯夜景,在网络空间复原了莫高窟燃灯民俗,与用户共同打造莫高窟“一川星悬”的盛大场面。

  事实上,这是“云游敦煌”小程序在2021年的首次功能升级。“云游敦煌”小程序在2020年2月疫情期间上线,一年间,游览量已突破3500万人次。其中。80后、90后占比超七成。

  在“云游敦煌”小程序上,人们不仅可以近距离欣赏精美的敦煌石窟壁画、彩塑、石窟建筑,还可以参与多种形式的互动活动,这些数字化手段都为“活化”敦煌提供了新途径。

  “除了云游敦煌小程序、数字敦煌等一系列线上云展览,我们还尝试用音乐、游戏、文创产品等形式,结合数字科技融合线上线下,让古老的敦煌文化释放新的活力,让文物活起来,走进人们的生活,使其成为引领时代风尚、构筑时代美学、满足美好生活的新动能。”敦煌研究院院长赵声良说道。

  近年来,为了更好地保护我国的文物资源,包括敦煌研究院在内的文博单位、科研院所等正加速推进文物的科技和数字化保护,创新利用先进的技术手段记录古老文物,为文物保护注入了新的活力。

  2月4日,“云游敦煌”微信小程序推出 “点亮莫高窟”,产品一经推出,便火爆朋友圈。

  “点亮莫高窟”的创意来自于哪里?据记载,莫高窟燃灯是敦煌岁时民俗,每逢特定的时间,当地民众会在莫高窟举行盛大的燃灯活动,于窟龛点亮灯盏。总灯数可高达700余盏。

  在“点亮莫高窟”首页页面,莫高窟全景以第96窟主窟为中心,其余222个洞窟的位置均与实景崖体一一对应。点击首页下方“九色鹿”按钮,即可点亮洞窟,并可在数字全景崖体中看到本人点亮的洞窟位置及编号,点灯的人越多,莫高窟崖体就会越来越光亮。

  在完成“点亮莫高窟”后,用户可以获得以反弹琵琶、飞天等30幅莫高窟经典彩塑与壁画设计的“新年福卡”。这些福卡是腾讯通过AI技术学习了莫高窟壁画中的色卡和纹路来定制,每个人的福卡都有着独特的底纹、颜色和壁画内容。不仅如此,腾讯云区块链技术“至信链”还为每张福卡提供唯一哈希值,实现数字产权保护的“永久存证”。

  “点亮莫高窟”已经不是“云游敦煌”小程序第一次出圈。2020年2月20日,“云游敦煌”小程序正式上线。上线第一天,微信访问量就突破200万人次,每五位访问首页的用户,就会有一位在朋友圈里分享这个小程序,用户的喜爱程度可见一斑。

  腾讯和敦煌研究院为何会打造出“云游敦煌”小程序?其实,早在2019年11月,腾讯与敦煌研究院就一直在合力打造一款小程序,希望把敦煌壁画和洞窟数字化,让人们通过微信、QQ就可以随时随地“到访”敦煌。

  2020年1月23日,受疫情影响,敦煌研究院发布公告称,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需要,为避免人员聚集引发交叉感染,敦煌研究院决定自2020年1月24日起对所辖的莫高窟、麦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北石窟寺、榆林窟、西千佛洞石窟暂停开放。

  此时,腾讯和敦煌研究院携手开发的小程序计划面临着被搁置的挑战。项目团队在评估过所有开发执行条件后,决定和研究院的专家们合作,把原计划3个月时间缩短到3周。2020年2月20日,项目团队终于完成了敦煌小程序的,敦煌小程序也得在微信和QQ上线。

  “我们给小程序取了一个很美的名字云游敦煌,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在云上畅游千年,在指尖触摸敦煌,在心头感悟智慧。”腾讯新文创研究院执行院长李航向记者说道。

  “云游敦煌”上线后,打破了以往用户只能通过网站进行的“社交隔离”的浏览模式,通过小程序这一轻便的操作平台,实现了在线看展的便捷化与社交化。微信端小程序上线全年的游客数量。后来,腾讯和敦煌研究院在广受好评的“今日画语”基础上又陆续推出“敦煌动画剧”、“云采丝巾”等功能。

  2020年6月,“云游敦煌”小程序成功入选了国家文物局颁发的 “中华文物全媒体传播精品”。

  现在,通过小程序云游敦煌的国人已经高达3500多万人次。李航说:“在这个数据背后,我感受到了一种让人敬畏的力量。那种1600多年前的中国文化力量,如今依然光彩熠熠地吸引和指引着疫情中的所有人。”

  如今,“云游敦煌”小程序的云上壁画、今日画语、语音导览、配音动画等爆款产品引发了巨大的社交裂变效应,以多媒体、网络化、数字化技术为手段,用全新的数字创意和交互形式演绎敦煌文化内涵。

  据数据统计,近年来,中国国内游的人次已经突破了55亿人次,而每年能够去敦煌莫高窟的人次只有200万。如此情况下,仅仅是把敦煌的文物和历史搬到线上还远远不够,想吸引更多人走进并喜欢敦煌,还需要对敦煌文化进行更深入的挖掘。

  1993年,敦煌研究院开始进行“数字化保护”方面的探索。2014年8月,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投入使用,首次采用了数字化虚拟洞窟实景展示与莫高窟实地参观体验相结合的参观新模式,有效减少了实际进入窟区的游客量,减轻了游览活动对石窟文物以及遗址生态环境造成的不利影响,大大丰富了游客的参观方式和内容。

  2016年4月29日,“数字敦煌”资源库平台第一期正式上线,首次向全球发布敦煌石窟30个经典洞窟的高清数字化内容及全景漫游节目,大众可以通过网站一览洞窟与壁画的风采。

  截至2018年,敦煌研究院已完成采集精度为300DPI的洞窟近200个以及110个洞窟的图像处理、140个洞窟的全景漫游节目制作工作,丰富了数字敦煌资源库。

  在敦煌数字化保护发展的进程中,2017年,腾讯与敦煌研究院达成战略合作,推动敦煌文化的数字化传播。在产品的打磨过程中,敦煌研究院与腾讯在坚持学术专业性的基础上,不断尝试用不同创意的表达方式。除了“云游敦煌”小程序,双方先后推出了数字供养人、王者荣耀飞天皮肤、“古乐重声”音乐会、“敦煌诗巾”创意小程序、敦煌动画剧等项目。

  与“云游敦煌”小程序不同,2018年9月,腾讯和敦煌研究院曾合作推出过“敦煌诗巾”小程序,用户可以对设计师提供的8款主题图案和近200组敦煌元素进行自由组合,DIY属于自己的丝巾并直接下单购买。上线万网友参与创作,不到一个月,用户参与量超过300万。

  与此同时,2018年6月,腾讯和敦煌研究院及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共同发起了“数字供养人计划”。“数字供养人”概念源自敦煌石窟“供养人”,腾讯和敦煌研究院精选了30余幅壁画局部,结合现代人熟悉的生活场景和语言形式,形成一系列智慧妙语,用户仅捐赠0.9元,即可参与到敦煌莫高窟的数字化保护当中。“数字供养人计划”上线个小时,便获得超过百万用户关注。

  “数字供养人计划”掀开了大众全民参与敦煌数字文保的序幕,让敦煌文化以一种鲜活的姿态进入到年轻人的视野。

  2018年10月,国民游戏《王者荣耀》上线了飞天皮肤。飞天皮肤从颜色、造型、表情、服饰都采用了敦煌壁画元素,精美的设计让此款皮肤一时间登上微博热搜榜,用户超过4000万人。

  “云游敦煌”、“数字供养人计划”、“敦煌诗巾”等这一系列数字化产品为何如此具有吸引力?其实,从内容来源上说,敦煌壁画本身就有很强的故事性和感染力,千百年前的敦煌画工用高超技法将人物、故事、神话、传说等内容一一描绘出来,经过自然与岁月加工后的色彩,这些壁画成为艺术的殿堂。数字化的出现,则更让这些艺术性的人物、故事、神话、传说的传播和弘扬锦上添花。敦煌数字化产品中的菩萨手姿、乐伎、少女飞天、九色鹿本生等元素在造型和色彩上都很具有代表性。

  而在形式表现上来说,传统文明的活化、古老智慧的再生,在结合了年轻人的审美需求上,才能爆发出强大的活力与号召力。“云游敦煌”等数字化产品既轻松娱乐,又不失学术严谨,传承着敦煌的内在精神与艺术品质,这种互动式的教育是潜移默化,这种方式为传统文化的传承立了一个新的标杆与起点。

  除了大众熟悉的“九色鹿”,敦煌壁画中还有哪些动物?敦煌壁画是如何绘制的?即使对敦煌文化了解不多,用户也可以从艺术类型、朝代 、颜色等角度去探索感兴趣的内容,去感受醇厚的色彩、流动的线条和生动的意趣,去了解更多壁画背后的故事,完成一次专享而独特的云端之旅。

  在实际操作中,用户还可以对感兴趣的图片标记“想去”,在未来实地参观时着重了解标记过的壁画和彩塑等内容。对于线下游览时可能遇到的高频故事、典故,用户也能以“翻卡片”形式实现知识速成。

  我国当代著名油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原院长、博士生导师靳尚谊在谈起当下美育时表示,社会越发展,传统文化艺术就越重要,各个艺术领域都应加强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让广大群众知道其中的艺术价值。云游敦煌、敦煌诗巾、点亮莫高窟等,其实也是数字文化为载体的一种美育形式。

  而早在1978年,靳尚谊前往敦煌参与敦煌壁画的临摹和考察。在他其后创作里,《画家黄永玉》《归侨》《探索》等作品吸收了不少敦煌壁画元素。

  靳尚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用数字技术把敦煌的故事记录下来,可以让没有条件去(敦煌)的都可以欣赏到古代的艺术,这对于普及文化、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是非常好的方式。”靳尚谊认为,作为艺术从业者更应刻苦钻研、积极挖掘传统文化之美。

  如今,在敦煌研究院与腾讯的共同推动下,敦煌的数字化保护已经越来越成熟,形式不断丰富,借助“科技+文化”,年轻个性化的玩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进敦煌,实现了传统文化出圈。以敦煌文化为基石,不断探索科技+文化的更多可能性。

  敦煌研究院新媒体中心主任杜鹃也认为,“敦煌文化历久弥新,新的技术手段让敦煌文化有了更多的呈现方式,也让人们看到了它源源不断的生命力,这是大势所趋,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美育的核心是美感教育,它包括了艺术美的认知、体验、感受、欣赏与创造能力教育,同时也涵盖了“美的理念、情操、品格与素养”。

  在文物保护的数字化进程中,保护、复原传统文化的同时,必定会融入美育的理念,对文物进行重构。动画、H5互动、文创产品、音乐等多种数字化衍生品,将原本远离现代人生活的文物拉近到人们眼前,不仅能够提升人的审美素养,还会成为文物保护和文化传承的新路径。

  如今,信息化、数字化已经作为一种技术力量,让传统文化以更鲜活的形态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成为大众文化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说艺术改变了我们如何看待世界,那么越来越多的线上云游,就是在改变我们如何看待艺术和文化。通过这些软硬件技术,人们被赋予了认识世界的“新眼睛”。“你用镜子来审视自己,用艺术来审视灵魂”,剧作家萧伯纳曾在近100年前如此说道。

  而通过这些高清的视觉材料,虚拟比现实更加真实。人们可以探幽极细微处,又可以将其在历史的横纵坐标系中相互比较。人们可以足不出户,在世界最美之地徜徉。而艺术所带来的启发与影响,也因为网络而变得更加强大,成为了另一种重要的教育手段。

  敦煌研究院与腾讯的合作的不断深入,是一个探寻数字文化与传统文化的协同共振的进程。从明确传统文化IP的准确使用,到提升项目的文化专业性、品质感和权威度,再到沉淀可复用的经验和方法论,实现敦煌传统文化符号在数字时代的传承和活化。

  现在的敦煌,以开放的姿态拥抱互联网和数字科技。作为一个现象级的网红IP,它带着神秘面纱,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探寻其中的奥秘。

  “云游敦煌”小程序有着“科技+文化”的加持和滋养,借助相关产品的长期可持续运营,为国内外其他文博机构提供一套打开互联网、数字化窗口的模板和参照。

  数字化为文物保护和传统文化传承提供了一种新思路。文物保护数字化的目的,是将传统文化IP的内涵在互联网时代重新活化,在整个文物保护领域里,借助最便捷的数字渠道,可以让文物保护更加便捷,也可以更多年轻人乐于接受传统文化,促使传统文化更好地传播。

  “十三五”期间,国家文物局印发《关于加强“十三五”文物科技工作的意见》,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大自然灾害监测预警与防控”中增设“文化遗产保护利用专题任务”,围绕文物价值认知、保护修复和传承利用等方向,加强应用基础研究和共性关键技术研发,对文物的数字化保护提出了明确要求,实现了文物保护科技含量和装备水平的进一步提升。

  云冈石窟研究院利用3D打印技术复制出可移动石窟,开创了大型文化展陈品快捷运输、安装的新途径;数字故宫“新基建”已经覆盖全院的信息网络能够容纳所有文物信息;布达拉宫高精度数字化测绘为为后期修缮和遗产监测提供了重要支撑

  就目前来看,依旧还有大量的博物馆、文保单位因为政策、技术、资金等条件,还没有赶上“数字化潮流”。而随着5G技术和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文物的保护又将迎来新的发展。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贴年画是欢度春节的重要民俗活动,每届腊月家家从门户到住室都要装饰年画,把环境点缀的焕然一新。

  敦煌石窟艺术作为保存千余年的古代宗教绘画遗存,是与印度、西域、中原和本土文化不断融合、演变、发展成极具宗教色彩的敦煌装饰系统与图案样式。

  2月7日,“新生活·新风尚·新年画”——我们的小康生活主题美术作品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幕。

  作为中国大遗址数字化展示试点项目,南越王宫博物馆展示利用项目已取得项目第一期阶段性成果,该成果定于2月9日开始对公众开放展示。

  20世纪初,中国现代雕塑的概念自西方经由日本传入中国以后,玉工便逐渐与雕工、塑匠产生了距离,他们之间的地位和身份也由此拉开。

  2021年2月6日,由共青团中央宣传部指导、中国青年出版总社主办的“中国青年艺术家合作发展计划”在京正式启动。